“钻石公主”号邮轮新冠肺炎确诊人数缘何暴增

日本厚生劳动省于17日下午公布,在对504名乘客实施的检测中,又发现99人感染新冠肺炎,其中有70人没有症状。至此已经有1723名乘客接受检查,454人感染。虽然邮轮上所有乘客和船员已被整体隔离,但确诊人数仍不断攀升。

据中国驻日本大使馆消息,邮轮上共有中国乘客300余人,其中内地居民22人,香港居民260人,澳门居民5人,台湾居民24人。

“爱上这份职业不知从哪一刻开始,从病人的点头开始,从战友帮我拉上防护服拉链开始,从爬坡曲线出现拐点的一刻开始……”张佳男在日记中写道。“经过这次战‘疫’,我感到医护人员是一个特别光荣的职业,也感到身上的责任更重。”她说。

香港感染及传染病医学会会长黄天佑16日表示,包机上最好安排每人座位有2米距离,乘客全程戴口罩和注意双手卫生,并安排有病征的人坐最后排。

目前尚无法得知,“钻石公主”号是否及时打开外循环系统。

改造隔离病区、争分夺秒收治救治……如今,再谈起这段难以忘怀的经历,这位年轻的姑娘仍几度哽咽。“当时我看到一个个急需救治的患者,就只想拼命干活,让患者能赶快入院。”她印象最深的是,最忙的那一晚,他们6小时内收治了24名患者。

2月17日上午,两架接“钻石公主”号邮轮上美国公民回国的美国政府包机从东京羽田机场起飞。

“在北医三院三批共137人的援鄂队伍中,‘90后’的比例超过一半。”北京大学第三医院副院长、援鄂医疗队队长沈宁感慨,“90后”长大了,在隔离病房里有很多高风险的操作,年轻人都主动冲在前面,都想多承担一些。

日本厚生劳动大臣加藤胜信承认:“密闭空间或导致新一轮传染。新病例的传染源已经不完全是那位80岁乘客。有一些是由于在密闭空间里待了一段时间后,反复接触造成的。”

“过去在医院里,我可能更多关注治疗中的专业问题,比如给患者什么药物,疗效怎么样。但这次在隔离病房里,我发现了心理支持的重要作用。”有6年护理经验的张佳男说,在护理治疗中,一句温暖的话,甚至一个眼神、手势,对患者来说都是莫大的鼓励和支持。面对面的交流,让她和患者的心贴得更近了。

治疗疾病 也要温暖人心

“我们很多医生、护士都比较年轻,在救治过程中经常喊患者‘爷爷’‘奶奶’‘叔叔’‘阿姨’,患者也把我们当作亲人,心理上得到了安慰。”吴超说,对于患者来说,他们不仅是医生、护士,甚至是亲属的角色,这种精神上的抚慰对患者康复也非常重要。

不畏艰险,冲锋在前,舍生忘死,救死扶伤……在此次抗击新冠肺炎疫情的战役中,“90后”青年医护人员彰显青春蓬勃力量,成为抗“疫”一线的突出代表。在严峻考验前,在凶险疾病前,在患者期盼中,他们蜕变成长,对医者责任、救治方式有了更深的体会,也更懂得了作为中国青年的使命担当。

“以前在家人眼中,我总像长不大的孩子,这次回到家后,他们都觉得我变成熟了。”刘金鹏说。在战“疫”一线独特的经历、严峻的挑战,成为年轻“白衣战士”蜕变成长的“加速器”。经过这次疫情的考验,他们获得了成长。

另据日媒报道,邮轮上约有40名美国公民确认感染新冠病毒,这些人将留在日本进行治疗。

感染人数持续增长或与邮轮结构有关

香港将安排包机接回“钻石公主”号乘客

外交学院国际关系研究所教授、博导、日本研究中心副主任周永生分析称,继续实行船上隔离,可能会导致船上感染人群进一步扩大。如此看来,船上隔离恐怕并非长久之计。

经历考验 “90后”长大了

17日凌晨,邮轮上约300名美国公民下船,乘坐日本自卫队提供的大巴到羽田机场登上包机。两架包机分别飞往位于加利福尼亚州和得克萨斯州的美国空军基地,机上乘客将在这两个美军基地接受14天的隔离观察,以确认是否感染。

据报道,整船隔离后,被感染者数量持续增高,可能和邮轮结构有关。一般来说,邮轮多数舱室都是密闭的,内部通风由中央空调调节,包括外循环系统和内循环系统两种。前者通过连接在外的吸风口,吸进海洋上的空气后,再调节舱室内的温度。

北京大学第三医院危重医学科的“90后”护师张佳男,是该院首批援鄂医疗队中的一员。1月26日到达武汉后,她和其他队员经过紧凑的休整和培训,立刻投入到紧张的工作中。

香港特区政府将根据日本方面的安排,尽快通知受影响的香港居民。为防止造成公共卫生风险,返港后相关人士将被安排入住检疫中心,接受14天隔离检疫。

香港特区政府保安局15日晚表示,将安排免费包机接回在日本横滨“钻石公主”号上接受检疫的香港居民,在获准登岸后尽快返回香港。

会议要求,各地区、各有关部门要进一步增强服务宏观调控和应对突发事件的能力,加快构建更高层次、更高质量、更有效率、更可持续的粮食安全保障体系,坚决守住管好“大国粮仓”。

“当务之急是让乘客离开邮轮,并让有需要的人得到对应的医疗援助。”美国约翰·霍普金斯大学流行病学高级学者阿梅什·阿达利亚(Amesh Adalja)接受媒体采访时说,在邮轮等封闭空间内,人们居住的船舱相隔很近,通过呼吸道传播的传染病易在人群中散播。

春节刚过,北京大学第三医院神经外科主治医师吴超就从山东老家回到了北京,报名支援武汉。2月7日,他加入医院第三批援鄂医疗队。由于不想让父母担心,他来到武汉数日后,父母才从亲友口中得知他援鄂的消息。

加拿大全球事务部(CGA)15日晚发表声明称,“之所以做出这一决定,是出于邮轮上的乘客面临特殊情况,以及为减轻日本医疗体系的负担。”声明中写道,“我们正在就撤离工作与嘉年华邮轮公司和日本政府紧密合作。”

1993年出生的王奔是北医三院援鄂医疗队里最年轻的医生。他说,尽管自己年轻力壮,但由于防护装备笨重,穿上后整个人处于缺氧状态,也不得不每查5位患者就休息10分钟。

陆上隔离可以采取多种方式。首先可以选择在传染病医院进行隔离。如果传染病医院的房间和床位不足,则可临时租用远离人口密集地区的酒店进行隔离观察。但要注意,在酒店临时隔离观察期间,要保证每个潜在感染者住在单独的房间中,并且不能相互走动。只有严密防护的医护人员或服务人员可少量流动,以避免交叉感染。

采取上述措施,既有助于防止“钻石公主”号上乘客和船员交叉感染的病例继续增多,也有助于防止疫情在日本境内扩散。

隔离病房里,没有亲人的照顾,洗脸、刷牙、剪指甲、喂饭……患者的生活也都由护士们照料。北医三院援鄂医疗队里最年轻的队员、23岁的男护士刘金鹏记得,那天在给一位患脑梗的老爷爷喂果汁时,爷爷指着他防护服上的名字,为他竖起了大拇指。这一刻,他觉得“被需要的感觉真好”。

吴超记得,冬天的武汉,隔离病房里没有暖气,也没有空调。医疗队员们穿着防护服,里面只有一件很薄的短袖刷手衣。排风扇的噪音很大,无论用对讲机,还是直接和病人讲话,医务人员都要用很大的嗓门。时间一长,即便是像他这样“90后”的小伙子,也感到精疲力竭。轮班结束时发现,每个人早已汗流浃背。

“这次我最大的收获就是更明白医生这份职业的价值和魅力所在。”王奔说,“回到医院的工作岗位后,我还要继续努力学习知识、提升专业技能,让自己成长得更快,尽可能地去帮助更多患者恢复健康,这是作为一名医者的责任和担当。”

另据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CNN)援引哈佛大学免疫学教授埃里克·鲁宾(Eric Rubin)的观点称,邮轮是一个封闭的环境,是传染病传播的理想场所。

据香港特区政府保安局消息,截至16日,邮轮上的确诊病例中有21名香港居民。

迎难而上 挥洒青春力量

声明还称,那些已经出现新冠肺炎感染症状的人员不得登机,会被转移到日本医疗系统接受治疗。此次包机接回的加拿大公民将被送至安大略省康沃尔郡的加拿大运输部训练所接受14天的隔离。

专家建议:将疑似病例、未发病人员分开隔离

会议强调,要以大清查为新的起点,进一步巩固放大大清查工作成效,继续保持库存充实、质量良好、储存安全的良好势头。同时,加快推动粮食安全保障法律法规制度建设,着力强化政策性粮食承储企业内部管控和主体责任,创新完善粮食安全行政监管,坚决扛稳粮食安全重任。

平时喜欢瑜伽、插花的张佳男,赴武汉之前从没在家乡以外的地方生活过这么长时间。在武汉的70多个日夜里,她感到“突然长大了”。

不仅病毒会传染,焦虑和恐惧也会传染。隔离病房里的患者,不少人会有孤独、无助、恐惧等情绪。援鄂医疗队队员们一方面拼尽全力让救治技术更加精湛,一方面还要通过良好的医患沟通,用心温暖患者,用爱缓解病痛。

尽管日本政府对“钻石公主”号的所有乘客和船员进行了整体隔离,但没有对疑似病例和可能的潜伏病例、以及普通乘客和船员进行分别隔离。在邮轮相对有限的空间中,如果要对3000多名乘客,或一半以上乘客实施分别隔离,显然是不现实的。因此,考虑将船上的疑似病例转移到陆地上的传染病医院进行隔离,将其他没有发病症状的人员分别在船上和陆地进行隔离,可能是最好的解决办法。

美国、加拿大派包机接回本国乘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