媒体杜绝未成年人不理性消费网络平台有责任

未成年人冲动消费,得治(云中漫笔)

受疫情影响,户外娱乐活动降至最低,线上娱乐成为许多人消磨时间的首选。在这样的背景下,未成年人与线上娱乐的关系问题再度引起讨论。

近几年来,随着线上娱乐消费的发展,未成年人给主播打赏数万乃至数十万元的新闻也会登上媒体头条。这些现象无疑成为一个值得社会关注的问题。对此,笔者认为要解决这些问题,监管机构有出手治理乱象的管治义务,相关企业、家长也要承担起相应责任。

我一直相信市场的力量,但是一些市场在疾病大流行期间会失灵,医疗设备市场就是一个明显的例子。虽然私营部门在应对疫情中扮演重要角色,但是如果我们应对病毒的策略演变成不同国家之间的竞价战争,那么病毒将夺走更多人的生命。

全市累计治愈出院46320人,累计死亡2559人。现有确诊病例1128人(重症279人、危重症118人),现有疑似病例0例。

各国领导人已经开始在一些事项上达成共识,例如:应该首先为一线医护人员进行病毒检测,并让他们优先获得个人防护装备。但是请思考一下,我们应如何在更大范围内做出抉择:如何决定把口罩和检测机会分配给某个社区或某个国家而非另一个?当前,针对上述问题的答案往往归结为——谁出的价格更高?

此外,线上娱乐行业的企业也要采取相应措施,在承担社会责任的同时,让企业发展走入更为良性的循环中。未成年人的金钱观、消费观还没有完全形成,对支付行为缺乏概念。特别是在很多游戏、直播平台,用来充值、打赏的是游戏币、虚拟币,更让一些未成年人产生“花的钱不是钱”的错觉。防止未成年人过度沉迷,杜绝未成年人的不理性消费行为,网络平台有着义不容辞的责任。

我之所以提及这些,是因为自一月初新冠病毒引发世界关注以来,各国政府更多是着眼于本国国内的应对举措,即:如何保护本国国境之内的民众。这种做法无可厚非,但是面对新冠病毒这样一种广泛传播的高传染性病毒,各国领导人也必须认识到:只要某个地方还有新冠病毒存在,全球人民都会受到威胁。

这些高达数十亿美元的筹款目标看起来数额巨大,尤其是在很多经济体陷入整体停滞的时间节点上。但是如果与免疫接种工作失败和疫情长期肆虐所带来的损失相比,这些钱微不足道。

其实,在2019年11月,国家为了防止未成年人沉迷游戏,下发《关于防止未成年人沉迷网络游戏的通知》。其中第三条就是规范向未成年人提供付费服务。这无疑是政府机构通过雷厉风行的监管措施,让行业中的各个主体自我约束。

毕竟,将人类联系在一起的不仅仅是共同的价值观和社会关系。我们从生物学上是相互关联的,通过看不见的病毒结成的网络把你我每个人的健康相连。

不要以为你不住在那些资源匮乏的发展中国家就可以高枕无忧。即使富裕国家在接下来的几个月内得以成功遏制疾病蔓延,如果其他地方的疫情依然严峻,疾病很可能会卷土重来。地球上某个角落的传染病很可能引发其他地区疫情的死灰复燃,而这一切都只是时间长短的问题。

首先,需要确保类似口罩、手套和检测工具等资源可以在全球得到有效的分配。虽然我们希望人人最终都能得到充足的供给,但是在当前全球供应有限的情况下,我们需要以“聪明”的方式做出艰难的决定。然而不幸的是,目前的情况并不尽如人意。

我们需要根据公共卫生和医疗的需求来部署资源。 全球有很多在应对埃博拉和艾滋病疫情方面拥有丰富经验的专家,他们可以帮助制定相关的指导方针。而发达国家和发展中国家的领导人都应与世界卫生组织(WHO)及其合作伙伴一道,落实指导方针。 所有参与国应公开支持该指导方针,这样人人都会担负起责任。当新冠疫苗最终研制成功后,这些共识将会尤为重要。因为唯一可以让我们彻底终结疫情的方法就是让人群获得疫苗的保护。

CEPI目前正在研发至少八种可能的新冠肺炎疫苗,研究人员有信心在18个月内推出至少一种可用的疫苗。这将是人类历史上从发现一种全新病原体到开发出相应疫苗所实现的最快速度。

4月1日0-24时,全市发热门诊接诊229人次,较前日减少98人,其中首诊156人。4月1日当日,全市核酸检测13479人。

各国还应该认识到这只是用于疫苗的开发,并不包含疫苗的生产与接种。这些将需要更多的资金与规划。这也正是G20国家亟需考虑的第三项任务。

相信在逐步加强监管、企业渐渐规范经营以及家长的监护引导下,这种因为未成年人冲动消费而造成的社会争议会越来越少。

首先,面对这种经常引起公众关注的热点问题,负责监管的机构不能缺席。尽管我们不能假定所有未成年人都没有理智消费“线上娱乐”的能力,但在曾经发生的“12岁小学生打赏游戏主播,花掉环卫工母亲4万元积蓄”“未成年女孩竟将母亲的60多万元打赏给网络主播”等事件中,公众在表达对受害家庭同情的同时,往往也对涉事企业非常愤慨。面对这样的公众意识,监管机构需要果断出台政策,出手监管,动用行政处罚的手段来规范市场参与者的行为。另外,政府严格的监管不单是在帮助受害者维权,也是在帮助企业挽回商誉和市场的信任。毕竟,一个总是让消费者愤怒的企业是没有未来的。

在这次疫情中,我们每个人休戚与共。在抗击疫情时,我们也必须同舟共济。

另外,来自学校和家长的正确引导更不能缺失。尤其是家长,要注意履行监护责任,多多了解关爱孩子,引导孩子选择健康有节制的休闲放松方式,帮助孩子树立正确的消费观和价值观。同时,也要根据家庭情况做好安全防范措施,加强对钱财及各类密码的管理,避免因家长不知情而产生的未成年人消费纠纷。

在很多中低收入国家,当前疫情还不是很严重。个中原因尚不清楚,但我们可以确定的是,新冠肺炎终将会在这些国家广泛传播。而且,如果外界不能给予更多帮助,这些国家的感染和死亡人数很可能会比世界上其他地方更加惨重。如今,新冠肺炎已经让很多类似纽约这样的大城市不堪重负。然而数据显示,任何一家地处纽约曼哈顿的医院所拥有的重症监护病床的数量,都会超过绝大多数非洲国家整个国家拥有的重症监护病床总数。数百万人可能要面临死亡。

一方面,我们不确定哪种疫苗最有效,每种疫苗都需要独特的生产技术。 这意味着各国现在必须投资许多不同种类的制造设施,即便明明知道其中一些可能永远不会被使用。 否则,我们会在实验室开发出疫苗后白白浪费数月,以等待相应的制造商准备好进行规模生产。

因此,我们需要一个全球化的方法来抗击疾病。随着疫情发展,合作的具体内容肯定也应不断演进。然而就当下而言,世界各国、尤其是G20集团的领导人,现在至少可以采取三项措施。

过去20年里,我一直呼吁各国领导人加大对世界上最贫困人口健康卫生方面的投入。我曾经坚持说那是我们该做的正确的事,目前看来仍然如此。如今的疾病大流行警示我们,帮助他人不仅仅是正确的事,更是明智之选。

截至2020年4月1日24时,全市累计报告确诊病例50007例。其中(大疫情网按现住址统计):江岸区6549例、江汉区5183例、硚口区6834例、汉阳区4670例、武昌区7458例、青山区2782例、洪山区4679例、东西湖区2462例、蔡甸区1417例、江夏区848例、黄陂区2114例、新洲区1072例、武汉开发区(汉南)1085例、东湖开发区2148例、东湖风景区480例、外地226例。

有关新冠肺炎疫情的好消息虽然不多,但有一条与科研相关。三年前,比尔及梅琳达·盖茨基金会联合英国惠康基金会(Wellcome Trust)以及多国政府成立了流行病防范创新联盟(CEPI)。联盟的目标是加快疫苗测试的速度,并且为新的、更快的疫苗研发方法提供资助。我们希望在某种新发传染病开始在全球传播时,能够及早做好应对准备。

过去20年里,在英国政府的大力支持下,Gavi同世界卫生组织以及联合国儿童基金会合作,把包括埃博拉疫苗在内的13种新疫苗投放到世界上73个最贫穷的国家。对于新冠肺炎疫苗,Gavi愿意并有能力做同样的事情,但是它也一样需要更多的资金支持。这里我想特别提一下,在未来五年里,Gavi尚存在74亿美元的资金缺口,而这仅仅只够维持它当前正在进行的免疫接种工作。分发新冠肺炎疫苗需要更多资金支持。

这也指向我认为各国领导人们必须采取的第二大措施:承诺疫苗研发所需的资金。

另一个需要考虑的重要因素是成本。例如,如果有私营企业愿意站出来参与疫苗生产,那么如何确保他们至少不会因此而亏本?与此同时,所有新冠肺炎疫苗都必须被列为“全球公共产品”,从而保证每个人都有渠道获得并负担得起。幸运的是,我们有类似于全球疫苗免疫联盟(Gavi)这样的组织,长期以来一直致力于帮助中低收入国家获得关键疫苗。

全市新增无症状感染者35例,解除隔离277例,尚在医学观察无症状感染者678例。

在过去几周的时间里,我已经与数十位专家就新冠肺炎(COVID-19)进行了讨论,发现有明显证据表明,这一疾病在某些方面对特定人群具有歧视性:老年人比年轻人死亡率更高、男性比女性死亡率更高,而贫困人口受到的影响更大。

不过,要实现上述进度,前提是要有足够的资金支持。在过去的两周内,很多国家已经向CEPI提供了支持,但是联盟还需要至少20亿美元用于相关工作。创新是一项很难预测结果的事业, 20亿美元只是个大概数字,但G20国家现在应该对此做出承诺。

然而与此同时,我并没有看到有任何证据显示新冠肺炎会因为人的国籍不同而采取区别对待。病毒根本不在乎国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