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叶园林IPO负债居高实控人直系亲属多家公司共用“大叶”商号及商标存在混淆误导投资者

近日,宁波大叶园林设备股份有限公司(下称“大叶园林”或发行人)向创业板提交了上市申请。成立于2006年大叶园林主营业务为割草机、打草机/割灌机、其他动力机械及配件的生产制造和销售。

九成营收来自外销 无自主品牌

辽宁自贸区的三大片区各司其职:大连片区59.96平方公里,形成面向东北亚开放合作的战略高地;沈阳片区29.97平方公里,建设具有国际竞争力的先进装备制造业基地;营口片区29.96平方公里,构建国际海铁联运大通道的重要枢纽。

2017年4月,中国(辽宁)自由贸易试验区在沈阳市揭牌。这是中国设立的第三批自贸试验区之一,也是东北三省第一个自贸区。

据招股书,大叶工业、宁波大叶光伏、宁波大叶投资、宁波大叶进出口有限公司均为发行人实控人叶晓波之兄叶晓东及其配偶裘柯控制的公司,其中,大叶工业实际业务为节水喷洒用品的研发、生产和销售;而宁波大叶光伏为大叶工业全资控股子公司,主要从事光伏发电。

据悉,发行人此次募资4.6亿元,将全部用于“新增90万台园林机械产品生产项目”,实施主体为全资子公司宁波领越智能设备有限公司(简称“领越智能”)。

不仅如此,公司还存在一个商号多家共用的情况。

另外,发行人的资产负债率(合并)高于同行业可比上市公司平均水平;2019年猛增至68.64%。值得一提的是,公司在2019年还产生了一笔交易性金融负债241.54万元。

园林机械产品消费市场主要还是集中在欧美等国家和地区,国内市场相对偏窄。大叶园林89%以上的收入来自境外销售收入,2019年外销收入达到95%。公司产品消费区域主要集中在欧洲、美国、澳大利亚等。所以,境外市场需求发生较大变化将会对公司经营业绩产生较大影响。

图为辽宁省大连市大窑湾港口一景。 姜迎昕 摄

以上共用商号的公司与发行人不存在同业竞争,但共用商号及商标标识相近客观上存在导致客户、供应商对商号或商标出现误读、混淆的可能,也存在由于相关企业生产经营中的不当行为,对公司商誉或业务形成不利影响的风险,还对投资者形成混淆视听,造成投资者利益损失。

图为大连自贸片区行政服务中心。 姜迎昕 摄

而发行人采取ODM的生产经营模式,来自ODM的销售收入超85%。在此模式下,公司需根据客户订单组织生产和销售,由于公司自主品牌销售较少且基本未采用相似商标,报告期内,公司的研发投入也仅4%左右。

而报告期内,公司短期借款、应付票据和应付账款合计占流动负债的比例分别为94.52%、95.58%、96.41%。主要还是短期借款和应付账款居高。

四是推动产业高质量发展。按照区划布局和发展重点,围绕最新版外商投资准入负面清单,大力开展招商引资,推进重点产业集聚。同时,通过制度创新,优化企业服务,降低企业运营成本,提升新注册企业运营率。

经过三年努力,辽宁自贸区对区域经济发展的积极影响已经初步显现。

一是进一步加大改革开放压力测试。对标全面与进步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区域全面经济伙伴关系、中日韩自贸协定等国际规则,在双边贸易、环境保护、知识产权等规则方面深入开展探索试验,研究提出自贸试验区进一步深化改革开放实施方案。

报告期内,发行人皆是以“大叶”的商号对外销售产品。然而,值得注意的是,除公司使用“大叶”商号之外,公司实际控制人亲属控制的大叶工业、宁波大叶光伏发电有限公司、宁波大叶进出口有限公司、宁波大叶投资有限公司等均存在使用“大叶”商号的情形;同时,大叶工业的部分商标与公司少数商标,虽然核定使用的具体商品范围不同,但标志相似。

但辽宁自贸区的前进步伐并未停下。张永卓表示,下一步,要着力抓好辽宁自贸试验区改革开放创新,推动转型升级和高质量发展。以制度创新为核心,以可复制可推广为基本要求,加强统筹谋划和改革创新,努力把自贸试验区建设成为引领全省改革开放的新引擎。

再来看发行人资产负债状况。

在投资领域改革方面,全面实行外商投资准入前国民待遇加负面清单管理制度,对外商投资项目及企业设立及变更实行备案制。进一步深化商事登记制度改革,各片区建立综合大厅,实现一站式办公及审批事项网上办理,一人一窗一天完成企业开办全流程,建设项目审批15天颁发施工许可证。

“经过3年的不懈努力,2019年辽宁自贸区财税收入105亿元,是成立前的3.3倍。新签约落地重大项目163项,其中已落成投产105项,在建51项,7项即将开工建设。东北振兴‘孵化器’作用正在显现。”张永卓说。(完)

此外,公司78%以上的收入依靠割草机这一单品。

截至目前,从国家层面看,先后有12项辽宁经验在全国复制推广。从省级层面看,辽宁自贸试验区4批88项改革创新经验,经过实践检验成效显著,经省政府同意先后下发文件,向全省和自贸试验区协同区复制推广。一大批“辽宁号”制度创新成果已形成。

多家公司共用“大叶”商号及商标标识造成商业上混淆视听

负债居高 现金流吃紧

报告期内公司流动比率和速动比率低于同行业可比上市公司平均水平,可见,大叶园林短期偿债压力大。

然而,关于“领越”商号项目的建成投产与实际应用需在两年以后,所以近两年内共用商号带来的潜在影响将持续。

据了解,经第三方评估机构评估确认,国家总体方案赋予辽宁自贸区的123项试验任务,其中中央事项78项、地方事权45项,目前已全部完成,完成率达到100%。

在金融领域创新方面,先后出台了推动先进制造、融资租赁、金融服务、科技创新等产业支持政策,加速推动金融领域产业发展。同时,建立大数据中心,建立云研判模型,对金融企业行为进行有效监控,实现了监控方式从之前的“撒网式监管”向“快速监管”、“精准监管”的转变,提升了对金融企业的监管水平。

说起辽宁,说起东三省,“老工业基地”是离不开的标签。但辽宁自贸区却将战略定位于“新”,正努力建设成为提升东北老工业基地发展整体竞争力和对外开放水平的新引擎。

据招股书,公司主要为国际知名企业富世华集团、沃尔玛、翠丰集团、牧田、安达屋集团、HECHT、百力通等客户提供产品,来自前五名客户的销售收入占比超60%。其中,百力通、富世华集团、牧田还是公司前三名供应商。2019年,发行人向第一大供应商百力通采购发动机及配件占比达42.93%。

招股书显示,发行人实际控制人叶晓波、ANGELICA PG HU共计持有公司87.50%的股份,处于绝对控股地位。本次股票发行后,实控人地位不变。

再看现金流。报告期内,公司现金流波动较大,近两年公司经营现金流均为负值。虽然公司通过短期借款和长期借款来改善现金流,但似乎依然不能改变现金流吃紧的状况。

值得注意的是,报告期内,公司的货币资金却仅有一个亿左右,而2018年还不到1亿元。主要系公司2018年收购了中节能循环经济(昆山)投资中心(有限合伙)、嘉兴融舜投资合伙企业(有限合伙)持有领越智能60%、40%的股权,支付对价6,000万元,从而使货币资金减少。

三是推动赋予自贸试验区更大改革自主权。紧扣辽宁自贸试验区战略任务,积极争取国家赋予更大地系统化集成化改革自主权,推动省级经济管理权限下放,力争逐步达到省级层面无审批。

据招股书,近三年,公司存货不断攀升,截至2019年,存货已达4.59亿元。且存货账面价值在资产总额中的占比波动较大,分别为34.59%、37.19%、30.06%。

而公司没有自主品牌,潜在的风险就是公司在市场上很被动,若公司主要客户一旦更改或减少向公司采购的订单,意味着大叶园林很快便会陷入与市场断链的危机。

五是做好自贸试验区经验复制推广。加快复制推广自贸试验区改革创新经验,主动对标自贸试验区先进做法,充分释放改革创新红利。

二是加强制度创新系统集成。及时总结、系统梳理形成高质量改革创新经验和实践案例,增强试点经验的创新性、有效性和系统集成,2020年,再出台2批不少于40项改革创新经验。

图为大连自贸片区办事大厅。 姜迎昕 摄

据张永卓介绍,辽宁自贸区自成立以来,不断推进投资领域改革和金融领域创新,3年里新增注册企业4.8万户,新增注册资本6987亿元,试验区改革红利得到充分释放。

在贸易便利化方面,全面上线国际贸易“单一窗口”升级版,率先在全国实现海陆空口岸主要业务综合覆盖率100%,加速推动了口岸通关效率和贸易便利化水平迈上新台阶。进一步优化项目通关流程,进、出口口岸通关时间较2017年分别压缩了77.9%、79.7%。

此外,近年来,公司没有分红情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