军队代表委员热议抗疫精神新时代中国力量的集中展现

新时代中国力量的集中展现

——军队代表委员热议抗疫精神

疫情在武汉暴发后,广大军队和地方科研工作者勇挑重担、敢于担当,把精力全部投入到各项攻关任务中,为不断完善诊疗方案提供技术支撑。

新冠肺炎疫情,是新中国成立以来我国遭遇的传播速度最快、感染范围最广、防控难度最大的一次重大突发公共卫生事件。

回想疫情暴发初期,武汉采取封城措施,但武汉人民并非孤军奋战,全国人民是坚强后盾。人们看到,一路路援兵、一批批物资、一份份温暖,带着同胞们的深情,从祖国的四面八方向这座城市集结。

在这场特殊的大考中,全军官兵牢记我军宗旨,始终与全国人民心手相连、风雨同舟,展现了人民子弟兵忠于党、忠于人民的政治品格。

4月26日,武汉在院新冠肺炎患者清零。短时间内控制住疫情,这是在党中央集中统一领导下,全国军民齐心协力、众志成城取得的重大胜利,是新时代中国力量、中国精神、中国效率的集中展现。

今年3月,习主席在北京考察新冠肺炎防控科研攻关工作时强调,人类同疾病较量最有力的武器就是科学技术,人类战胜大灾大疫离不开科学发展和技术创新。

这场艰苦卓绝的疫情防控人民战争、总体战、阻击战,孕育出伟大的抗疫精神。在军队代表委员们眼中,这种伟大的精神必将成为强国强军的强大动力。他们纷纷表示,一定要大力弘扬抗疫精神,聚力练兵备战,锐意开拓进取,为实现党在新时代的强军目标、把人民军队全面建成世界一流军队不懈奋斗。

军队人大代表、联勤保障部队第985医院军队伤病员管理科主治医师王健说,这次抗击疫情的伟大实践再次证明,要打赢战争,一刻也离不开坚如磐石的军民团结,一刻也离不开军民同心携手奋战。

“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是我们这支军队始终不渝的宗旨,人民的安危疾苦是子弟兵最大的牵挂。”军队人大代表、陆军政治工作部副主任党增龙说,从抗洪抢险的血肉长城到抗震救灾的生命接力,哪里最艰险哪里就有人民解放军的身影。在这次疫情防控斗争中,子弟兵再次用行动捍卫了人民利益。

“回望历史,无论任务多么艰巨、情况多么复杂,英雄的人民军队总能用忠诚、无畏和担当写就辉煌。17年前,当非典疫情肆虐时,全军紧急抽调1000多名医护人员赶赴北京小汤山医院,参加非典型肺炎患者救治工作。小汤山医院全体官兵出色完成了党和人民赋予的任务,创造了世界上最低病死率、全体医护人员无一感染的奇迹。”军队人大代表、武警部队重庆市总队政委修长智说,这次支援湖北的军队医护人员中,有不少人曾参加过抗击非典、抗击埃博拉疫情等重大任务,他们不怕疲劳、连续作战,确保了各项救治工作高效展开。

中国抗击疫情的实践,充分彰显了以人民为中心的执政理念。军队人大代表、陆军第73集团军政委杨诚说,短短两三个月时间,绝大多数省份实现确诊病例和新增病例“双清零”,7万多名患者治愈出院,迅速扭转了疫情快速蔓延的严峻局面。不放弃任何一个生命,有一线希望就付出百分之百的努力,这是人民至上、生命至上理念的生动写照。

可见,买卖小客车指标虽然貌似解决了买卖双方各自的需求,但潜在的风险很大。需要指出的是,除了买卖、变相买卖小客车指标外,出租、出借小客车指标也存在上述风险。所以在这里呼吁大家,遵守法律、维护公共秩序,才是对自己权利最好的保护。

3月16日,由军队政协委员、中国工程院院士、军事科学院军事医学研究院研究员陈薇领衔的科研团队研制的重组新冠疫苗,通过临床研究注册审评。陈薇表示:“大数据、人工智能等新技术在抗击疫情中大显身手表明,用好科技这个有力武器,才能有效防控新冠病毒。”

4月5日,在武汉泰康同济医院,护送一名新冠肺炎治愈患者出院后,军队支援湖北医疗队队员叶洪江从院区内的展板前走过返回病房。解放军报记者 范显海摄

第一种模式下,买标方购买的车辆实际登记在卖标方名下。对于卖标方来说存在如下风险:首先,卖标方可能“赔了夫人又折兵”。《合同法》第五十二条规定,损害社会公共利益的合同应为无效合同。因买卖小客车指标行为扰乱了北京市对于小客车配置指标调控管理的公共秩序,故此类合同在司法实践中通常会被确认为无效合同。而《合同法》第五十八条规定,合同无效后,因该合同取得的财产,应当予以返还。因此,合同被确认无效后,卖标方因出卖小客车指标所收取的对价应返还给买标方。此外,根据实施细则第三十一条第二款的规定,小客车指标确认通知书仅限指标所有人使用。对于买卖、变相买卖、出租或者出借小客车指标确认通知书的,由指标管理机构收回已取得的配置指标或者更新指标,三年内不受理该申请人提出的指标申请。也就是说,出卖小客车指标行为一经被发现,则卖标方很可能丢了指标、退了钱财、没了资格,可谓赔了夫人又折兵。其次,卖标方可能因买标方的违法行为承担法律责任。因车辆被登记在卖标方名下,而卖标方并不实际控制车辆,故如买标方使用车辆过程中存在过错或违法行为而不积极处理,则卖标方可能因此面临交通事故赔偿、违章罚款、个人信用记录受损等方面风险。此外,卖标方还存在身份证被冒用的风险。因卖标方需向买标方提供身份证件以办理车辆登记相关手续,这个过程中,其身份证件可能被用作他途,卖标方因此可能面临诸多未知风险。

抗击疫情是一场全民行动,更是一场科学战役。

会议强调,人民银行总行和各分支机构要把思想和行动统一到党中央、国务院的部署上来,慎终如始,再接再厉。当前疫情防控形势发生积极向好变化,企业复工复产稳步有序推进,但疫情防控和经济社会发展任务依然艰巨繁重,人民银行要用好已有金融支持政策,继续加大金融支持力度,进一步发挥再贷款再贴现的政策效果。

那么,是不是上面提到的第二种模式就无风险了呢?答案当然是否定的。因实施细则对于夫妻间互相转让小客车指标未作限制,因而通过假结婚方式买卖小客车指标,可将小客车指标由卖标方过户至买标方名下,这让很多人认为这是买卖小客车指标的万全之策,然而,此种模式虽然避免了第一种模式下的部分风险,但指标买卖无效的法律后果风险及买卖指标所面临的行政处罚风险仍然存在。且此种模式违背公序良俗,可能降低个人的社会评价,进而可能给个人的社会活动造成不可估量的不良影响。另外,根据我国《婚姻法》的相关规定,交易双方亦存在夫妻关系存续期间财产争议风险及对对方在夫妻关系存续期间对外所欠债务承担连带责任的风险。

那对于买标方来说呢?买标方则可能面临车辆因卖标方原因而被查封、执行的风险。因买标方实际出资购买的车辆被登记在卖标方名下,而卖标方如对外存在财产纠纷并涉诉,则在相应诉讼及执行案件中,登记在卖标方名下的车辆可能被人民法院查封、执行。买标方需通过提出保全异议、执行异议的途径维护权利,由此则会被卷入诉讼之中,且买标方如未能举证证明车辆确由其所有,则可能面临彻底无法追回车辆的后果。

“当疫情来袭,我们或许不得不在空间上保持距离,但在心灵上却贴得更近,迸发出令人震撼的中国力量。”军队人大代表、陆军某合成团指导员马和帕丽说,在党中央、习主席坚强领导下,广大军民同心协力、携手并肩,展现了中国人民万众一心、众志成城的英雄气概,一方有难、八方支援的动员能力,攻坚克难、决战决胜的顽强意志。

生命重于泰山,人民利益高于一切。疫情突袭,习主席从一开始就强调要“始终把人民群众生命安全和身体健康放在第一位”。

如陈薇所说,疫情发生后,军地科技战线积极响应党中央号召,有关部门组成科研攻关小组,组织跨学科、跨领域的科研团队,科研、临床、防控一线相互协同,产学研各方紧密配合,短时间内就取得了积极进展,为疫情防控提供了有力支撑。

(解放军报北京5月21日电)

勇挑重担、英勇顽强是人民军队的光荣传统。

新冠疫情暴发后,人民军队坚决响应习主席“疫情就是命令,防控就是责任”的号令,在党中央和中央军委统一指挥下,闻令而动、勇挑重担、敢打硬仗,第一时间投入战斗,先后派出4000多名医护人员驰援湖北,承担火神山等3所医院救治工作。

会议要求,人民银行各分支机构要进一步管好用好再贷款再贴现政策,重点支持现阶段亟需解决、受疫情影响较大的“难点”和“痛点”,主要包括,支持抗击疫情冲击能力较弱的小微企业复工复产,支持生猪等畜禽养殖、水产养殖、磷肥生产等春耕备耕关键领域,支持国际供应链产品生产等外贸领域,支持贫困地区经济社会发展,对受疫情影响较大的旅游娱乐、住宿餐饮、交通运输等行业,也要做好金融支持工作。各分支机构要加强监督管理,确保资金发放依法合规,防止“跑冒滴漏”。要更加注重发挥市场在资源配置中的决定性作用,促进商业性贷款等市场化融资方式与再贷款再贴现政策在支持实体经济发展上的有机结合。

军队人大代表、武警部队四川省总队政委宗永祥认为,科技抗疫也给抓建部队带来重要启示,在提高我军现代化建设水平和备战打仗能力的过程中,也要尊重科学、坚持向科技要战斗力。

此类交易主要存在两种模式:一种是通过签订买卖、质押、抵押合同等方式进行买卖或变相买卖;一种是通过假结婚的方式进行买卖。

“军民团结如一人,试看天下谁能敌。”这是人民战争的第一法则,也是一个颠扑不破的真理。

“正是坚定的人民立场,深厚的人民情怀,为我们赢得这场疫情防控斗争注入了强大的信心和力量。”代表委员们表示,身为人民子弟兵,一定会以时不我待、只争朝夕的劲头苦练本领,时刻听从祖国和人民的召唤。

军队人大代表、联勤保障部队某报废武器弹药销毁大队参谋长陈雪礼说,军队抗疫勇士的事迹让人感动,同时也让他对弹药销毁这份职业有了更深的理解。“我们要向驰援湖北的医护人员学习,把危险的岗位干成让党和人民放心的事业。”

解放军报记者 孙兴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