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5后”动姐的逆行之路

(抗击新型肺炎)“95后”动姐的逆行之路

中新网广州2月6日电 题:“95后”动姐的逆行之路

邝远平在一线募集抗疫物资李端摄

柬埔寨副首相兼内政部大臣萨肯4日在现场向媒体表示,调查发现坍塌大楼施工质量差,建筑材料不符标准,监工和官员督查不到位。并介绍说,该大楼业主为柬埔寨公民艾萨伦,工程去年8月份动工。目前,包括业主在内的一批涉案人员已被拘押协助调查。

3日下午4时左右,白马省白马市一栋在建7层大楼发生坍塌,多名当地建筑工人被埋于废墟下。当晚,柬埔寨首相洪森紧急赶往现场指挥搜救,表示将动用一切资源全力救援,并呼吁社会各界热心人士踊跃捐出善款支援受害者及其家属。

2016年3月,《中华人民共和国反家庭暴力法》正式施行,结束了解决家庭暴力问题无法可依的局面。曾长期推动该项立法的中华女子学院教授孙晓梅认为,反家暴法颁布施行3年多来,社会公众的反家暴意识逐步提升,许多家暴受害者敢于运用法律武器维护自身合法权益,恶性家暴事件发生量有所减少,但反家暴尚需破解多道难题。

邝远平表示,疫情当前,海外华人华侨不能袖手旁观,要利用侨界资源、汇聚侨界力量、发挥自身优势,与家乡人民共渡难关。

二是施暴者惩治震慑难。反家暴法推出人身安全保护令制度,明确遭受暴力的受害者,可以向公安机关申请“家庭暴力告诫书”,亦可向法院申请“人身安全保护令”,为公权力介入家暴提供了法律依据,但这些规定在执法层面临困难。

孙咪咪、孙晓梅、彭静等人建议,治理家暴问题亟须多方合力,加强针对性治理。

14时09分,D7174次缓缓停靠于佛山西站。唐颖对记者说,今天还有一半“逆行之路”等待她前行。(完)

4日上午,洪森在其社交媒体发帖称,事故的伤者各获10000美元抚恤金,每户死者家属获52500美元抚恤金。

其次,要进一步细化责任,解决家暴案件取证难。法律规定,相关部门和社会组织应当对家暴事件积极劝阻调解并积极报案,医疗机构应当做好治疗记录,公安机关应当积极处理家暴事件并调查取证。这些规定有助于解决当前家暴发现难、处置难、取证难的问题。对此,应当明确负有法定职责的机构和个人不依法履行职责应承担的责任,通过责任细化将规定真正落到实处。

本文由游民星空制作发布,未经允许禁止转载。

“比如,‘人身安全保护令’由谁来执行,法律没有明确规定。权责不清晰、分工不明确导致该制度在一定程度上形同虚设。”上述法官表示,实践中他们通常只能委托村委会、居委会代为监督执行,但执行效果无法得到保证。

三是预防矫治难。重庆市律师协会监事长彭静表示,无论是家庭暴力的受害人还是加害人,均需持续向他们提供保护或矫治服务,帮助他们慰藉心理创伤、融入社会或矫正行为,但基层缺乏法律援助人员、心理咨询师和社会工作者。反家暴法中明确政府应该对此给予支持,但执行并不乐观。“如果社区有人做这项工作,受害者往往就不会简单诉诸网络或采取其他极端方式寻求解决。”孙晓梅说。

资料显示,去年6月22日,西哈努克省西港市第4分区正在兴建的一栋7层建筑物坍塌,造成28人死亡,26人受伤。7名涉事人员被控制,其中包括多名外国人。去年12月2日,暹粒省在建斋堂坍塌,造成3人死亡,13人受伤。(完)

澳大利亚楚商联合会会长、澳洲华人集团董事局主席邝远平是此次包机发起和策划主要负责人。他介绍,2月16日,澳洲杰出华商协会、澳大利亚楚商联合会牵头向澳大利亚华人华侨发出疫情防控物资召集令,接受爱心募捐物资免费承运,从悉尼直飞武汉。

邝远平透露,召集令发出后,澳大利亚侨团、侨界人士纷纷奉献爱心,已集结超过1亿元人民币物资,其中澳洲华人集团及旗下企业共捐赠价值1000余万元人民币的医用物资,包括医用隔离服、防护服、制氧机、呼吸机、防护面罩、医用口罩等。目前,正对物资进行分配,抢先将最紧缺物资作为第一批运抵武汉,第二批、第三批包机相关申请工作也在进行。

自疫情发生以来,唐颖主动请缨,选择“逆行”投身战“疫”一线,随车日行1700多公里,她告诉记者,这个决定源于一个电话。

近年来,我国反家暴工作取得一定成绩。截至2018年12月底,全国法院共审查5860件人身安全保护令申请案件,发出3718份人身安全保护令。这是一大进步,但与现实中的家暴数量相比,仍显微不足道。

反家暴乏力,恐成“恶逆变”

随着新冠肺炎疫情开始肆虐,需要面对春运期间众多旅客的高铁“动姐”成为高危职业。为了确保动车组稳定运行,春节前一周,广铁集团广州客运段紧急集结“逆行战队”。得知此事的唐颖拨通了父亲的电话:“爸,现在情况不乐观,虽然单位之前准了我公休,但是…”片刻的沉默后,电话那头的父亲说:“想去就去,从小你就不是个逃避的孩子,我跟你妈说,她会理解的,唯一的要求,一定要平安回来。”挂完电话,唐颖当即放弃公休报名入队。

一是受害者调查取证难。根据法律规定,认定家庭暴力须由受害者提供报警记录、医院诊断证明、伤情报告等多项证明材料,但在实践中完成这些取证难度不小。一些行政机关不配合出具证明,致使部分受害者在遭受家暴时没有得到有效的法律干预,维权无门。

最后,在检察机关审查起诉环节和法院定罪量刑阶段,应本着有利于受暴者的原则,进一步明确家暴认定标准。最高法应尽快出台司法解释,厘清法律模糊问题。

多方合力针对性治理家暴

经过询问后得知,这位女士姓赵,把唯一的口罩给了4岁大的儿子,因为儿子有严重的胃病,需前往广州治疗,但疫情之下,儿子病态的模样和没有防护措施的她常招来异样的眼光和误会,只能选择坐在远离人群的地方。

事发后,在柬中资企业和商会纷纷参与援助。

为了疫情防控需要,除了每趟车开车前后要对车厢消毒外,作为与旅客面对面的“动姐”,也需要长时间戴口罩和手套,上下班前各量一次体温,保证自己健康的同时,也保证旅客安全。

13时35分,做好查票、补票、整理行李架等一系列工作后,唐颖用6分钟“吞”下她的中饭,又匆匆戴上口罩,开始巡视车厢,并准备广州南站旅客的下车组织工作。唐颖说:“现在抗‘疫’的关键阶段,要密切关注旅客的动态,我们需要不间断巡视,第一时间为旅客排忧解难。”

武汉疫情暴发以来,邝远平时刻关注疫情发展。得知前线防疫物资紧缺,他立即通过澳大利亚楚商联合会、澳大利亚湖北联谊会向澳大利亚华人华侨发起募捐倡议,并成立抗疫工作小组。他还与中国侨商联合会常务副会长、海外湖北社团合作联盟主席喻鹏商议,向全球78个国家湖北籍侨团发出捐赠倡议。

白马省省长甘西塔表示,已组成多部门联合工作组对坍塌原因展开调查。

半月谈记者:吴光于 周闻韬

“您好,请问需要什么帮助吗?”2月5日11时许,自湛江西开往佛山西的D7174次列车不复往年春运返程的热闹景象,车厢内人员稀疏,在3号与4号车厢的连接处,一位没戴口罩紧搂着孩子蹲坐在地的女士引起了唐颖的注意。

从那天开始,唐颖考虑到自己天天在外奔波,为了家人的健康,便再没敲过家里的门,尽管思念甚深,仍直言毫不后悔。

当被问及是否害怕时,唐颖摘下手套,露出被汗水泡得发白的双手笑道:“尽管每次测体温时还是会心跳加速,但是也要守好我们这一关,我相信国家的力量!这场疫情一定会过去!”

四川省人民检察院公诉二处女子公诉办案组检察官孙咪咪认为,家庭暴力在我国广泛、长久存在,主要原因既有“打老婆天经地义、揍孩子合情合理”等传统观念,也与过去法律制度上的长期缺失有关。2001年,新修订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婚姻法》颁布,“家庭暴力”作为法律术语,被写入全国性的法律,但家庭暴力这一概念并没有为刑事法律所引入,反家暴缺少有效的强制执行力。

中国驻柬埔寨大使馆4日晚在社交媒体发文表示,对白马市楼塌事故中不幸遇难者表示哀悼,并祝愿受伤人员早日康复。

安心入座后的赵女士拉着唐颖的手说:“谢谢你小姑娘,你这个工作不容易,一个人在外面也要照顾好自己。”唐颖闻言,内心很感动。

首先,要建立全社会参与的反家庭暴力干预模式。一方面,要强化反家庭暴力宣传,营造反家庭暴力的社会舆论氛围。另一方面,要完善社会组织参与的庇护所制度。反家暴法规定了对受害人的紧急庇护制度,针对现有庇护所运作情况,应着重加大经费、人员投入,通过培育、购买服务等方式引入专业中介组织,为女性提供法律、医疗、心理咨询等方面的综合性专业援助,重点加大农村地区庇护所建设力度。

相关专家认为,家暴行为既影响家庭和谐,更易成为严重暴力犯罪案件的导火索,值得警惕。一些家暴受害者因家暴致伤致死,还有部分受害者由于长期无法得到有效救助,最终发生“恶逆变”,将施暴者杀害,不仅葬送了一生,更留下孩子无人照管,父母无人赡养,造成家破人亡的悲剧。

重庆市两名长期从事家事案件审理的法官告诉半月谈记者,家暴案件中调查取证难是一个普遍问题,这也导致实践中家暴案件的认定率明显偏低。

1995年出生的唐颖,2016年入路,是广州客运段动车三队的一名“动姐”,即高铁乘务员,负责值乘佛山西——湛江西区间,每天要跑3-4趟,平均一天下来,需要持续站17个多小时,这趟车是她当天值乘的第二趟车。

“现在是特殊时期,我这有多余的口罩你先戴上,让我给孩子测个体温,这样您放心,大家也安心。”说完唐颖麻利地从身上掏出口罩和体温计。看到额温计的示数,唐颖松了口气,“36.8℃,体温正常,您赶紧带着孩子去座位上,地上凉,别感冒了,我帮您跟周围旅客解释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