呼和浩特9岁男童疑遭继母开水烫伤检察机关提前介入

中新网呼和浩特5月15日电 (记者 张林虎)15日,记者从呼和浩特市赛罕区人民检察院获悉,针对媒体报道的“9岁男童双手深二度烫伤 老师称多次遭继母虐待”的事件,检察机关已依法提前介入。

5月13日,呼和浩特市赛罕区一小学班主任反映,班里一名9岁男童疑似遭继母虐待,孩子双手被继母开水烫伤,被诊断为深二度烫伤。班主任还表示,从一年级下学期至今,仅她发现男童受伤就有四次。

“老吴2009年得过心梗,心脏里放着3个支架,需长期服用抗凝药物。”最让李凤云担心的是吴安华的身体,“放不放心,都得支持他去,这是他的职责。”

之后的每一天,吴安华都像陀螺一样高速运转,对各个发热门诊、隔离病房、医护人员住宿的酒店等场所的防控漏洞明察秋毫,及时提出整改办法。

“我们提出,所有医护人员必须先培训再上岗。”吴安华说,随着越来越多的医疗队从全国各地赶来支援,队员来自不同科室,对于新型传染病的防护知识不足,内心难免恐惧。加上一线医护人员救治压力大,容易被感染。于是,吴安华和李六亿教授、蒋荣猛教授一起,紧锣密鼓为各地来的医疗队开展培训。

他是国家卫健委医院感染管理预防与控制专家组成员,和专家组一起确立的“先培训再上岗”策略,为创造全国支援湖北医疗队队员4.2万余人零感染的“中国奇迹”发挥了至关重要的作用。

“回家不意味着工作的结束。人类永远要警惕新型传染病的威胁,我们必须要好好总结,随时准备应对下一次挑战。”在回长的高铁上,吴安华在他的朋友圈写下一段感言——“所有的付出都是值得的,救死扶伤,职责所系,一生所学,报效祖国!”

汤飞凡,中国第一代微生物学家、中国科学院院士,主持生产了中国自己的狂犬病疫苗、白喉疫苗、牛痘疫苗等,并首次分离出沙眼衣原体,被尊称为世界“衣原体之父”,是致力于感染控制事业并作出卓越贡献的老前辈。

“我们这位老主任为人低调、细致,是出了名的‘老好人’。很多大型公共卫生事件,他都冲锋在前。快60岁的人了,依旧是勇猛的战士。”黄勋回忆,1月21日上午,还与吴安华一起查房,“没想到,午饭都没吃,他就去了车站。”

条件艰苦,苦中作乐。大部分时候,没有会场,也没有话筒,吴安华就站着“干吼”;没有投影,就把事先准备好的PPT发到医疗队队员手机里。

“一张火车票,牵动朋友心,衷心感谢各位朋友和朋友的朋友的关心、鼓励、嘱托、希望与祝福。不辱使命,众志成城,救死扶伤,保护医务人员、保护病人是我们的天职,胜利一定是属于我们的!”吴安华在朋友圈回应大家的关心。

呼和浩特市赛罕区人民检察院获悉该事件后,第一时间派员提前介入,与办案民警取得联系了解案情,针对下一步侦查工作提出具体侦查建议,合理引导侦查取证。(完)

“从飞凡先生始,醴陵就与湘雅有着不解之缘,湘雅3家医院就有100余名醴陵籍的专家教授。”吴安华原本是一位感染科医生,1997年服从医院安排,从热爱的专业转行从事医院感染控制事业,从此扎下根来。吴安华常说“院感无小事”,凡是涉及患者和医护人员安全的事都是大事。他和100余名醴陵籍湘雅专家,坚持利用休息时间,回家乡坐诊、手术、开展培训,和青年医务骨干结成师徒,进行点对点帮扶、面对面传授,不断提升基层医卫工作水平和基层医院感染控制管理水平。

接到命令时,吴安华正和同事黄勋教授一起查房。

“疫情初期,武汉不少医护人员被感染,特别痛心。我来了,就要竭尽所能、拼尽全力,为战斗在一线的医护人员建起一道安全防护墙。”连续72天,吴安华的嗓子讲哑了,工作的激情却一直在燃烧。3月5日,吴安华获“全国卫生健康系统新冠肺炎疫情防控工作先进个人”荣誉称号。

武汉出现不明原因肺炎后,吴安华一直奔波于省内的医院做院感巡查工作,并密切关注疫情进展。1月20日,新冠肺炎被列为乙类传染病按甲类传染病管控,他意识到情况已经比较严峻。

到目前为止,全国支援湖北医疗队4.2万余人,无一人感染。

迎冬出征,踏春而归。4月1日,中南大学湘雅医院感染控制中心教授吴安华和他的130位支援湖北医疗队队友,带着“零感染、高治愈”的成绩光荣凯旋。当日晚,在隔离酒店,吴安华向长沙晚报全媒体记者讲述了他在武汉抗疫前线的72个日日夜夜。

一下高铁,吴安华马不停蹄投入战斗。

很少转发信息的吴安华,不久前在朋友圈转了一条新闻。可能很多人不知道这句话凝聚多少“含金量”,吴安华却深知这个数字背后的不易,为了这4.2万余人的安全,他在武汉坚守了72天。

他是湖南支援湖北抗击新冠肺炎疫情第一人,在疫情尚不明朗时,他临危受命,独自踏上赴武汉的高铁;

1月21日临近中午,吴安华接到命令后,来不及和同在一家医院工作的妻子李凤云道别,饿着肚子赶往高铁站。“当时我的旅行包里只带了一套换洗的秋衣,我以为腊月廿九,最晚除夕能回家过年。”这位身经百战的老专家没有想到,这次一别竟是72天。

美国密苏里州总检察长施密特日前在密苏里东区联邦地区法院起诉中国政府,称中国政府要为新冠肺炎疫情在密苏里州乃至全球造成大量死亡、病痛和经济损失负责。中国外交部发言人耿爽22日指出,这种所谓的控告毫无事实和法律依据,十分荒唐。此类滥诉不利于美国国内的疫情防控,也与当前国际抗疫合作背道而驰。

吴安华1985年毕业于湖南医学院(现中南大学湘雅医学院)并留院工作,后相继在此取得医学硕士、博士学位。这里,也曾是他大名鼎鼎的醴陵老乡汤飞凡求学和工作之地。

深入武汉市金银潭医院、武汉大学中南医院、武汉市肺科医院等定点医院隔离病区时,吴安华敏锐地意识到,一线医生护士很多并非来自感染、呼吸等科室,院感防护知识相对缺乏,有可能造成严重后果。

尽管自己的身体一直不是很好,但吴安华总是把抢险救人放在第一位。1998年洪灾、2003年非典、2008年汶川地震、2014年埃博拉病毒和之后的抗击禽流感疫情,他都主动请缨前往灾区参加救治工作或在后方坐镇指导。

医疗队在哪,他们就去哪。1月27日,吴安华8时出发,行程268公里,开了6场培训。2月25日,他又打破了自己的纪录,一人讲了7场课共计450分钟,培训了9支医疗队1182名医疗队队员。

他是年近六旬的院感专家,带着3个心脏支架,72天坚守抗疫一线,累计为120支医疗队1.5万人开展防护培训102场;

俄罗斯外交部发言人扎哈罗娃当天表示,一些西方国家毫无根据地攻击并企图将新冠疫情责任推卸给中国和世界卫生组织是极其不合适的。

新型病毒前所未知,首先要防止它在医院扩散传播,要尽快制定出院内新冠病毒感染预防与控制的指南。吴安华和专家组一起鏖战整夜,1月22日,这个指南就发布了。

“俄方未发现任何证据支撑这种说法。”佩斯科夫说,新冠疫情是全人类、全球经济以及每一个国家面对的共同挑战。“俄总统普京说,必须协作努力,才可以战胜疫情,逐步摆脱全球经济危机。正因如此,我们与中国保持着全面沟通。”

1月21日,腊月廿七。中南大学湘雅医院医护人员的朋友圈,纷纷转发一张从长沙南到武汉的G404次高铁票,向最勇敢的逆行者吴安华致敬。

“最早一批支援武汉的是来自上海和广东的医疗队,他们是大年三十抵达的,估计年夜饭都没吃就出发了。”看着一批批医护人员从各地赶来,很多男队员剃了光头、女队员剪掉了长发,特别是看到许多“90”后、“00”后稚嫩的脸,吴安华更加感到肩上的责任重如泰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