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缅边境“直过民族”唱着跳着快乐脱贫

(中国减贫故事)中缅边境“直过民族”:唱着跳着快乐脱贫

中新社云南普洱9月24日电 题:中缅边境“直过民族”:唱着跳着快乐脱贫

本文由游民星空制作发布,未经允许禁止转载。

上世纪末,不时会有背包旅行者徒步怒江峡谷造访老姆登。2001年,郁伍林建起只有8张床位的石棉瓦房,取名“怒苏哩农家乐”。能歌善舞的他常在客栈向游客展示怒族文化,时间一长,竟成为客栈吸引游客最大的特色。

他们之前还估测了以下一些游戏的地图大小,你可以用作参考:

李石开说,在他的带领下,老达保整合拉祜族芦笙舞、摆舞以及《快乐拉祜》《婚誓》《实在舍不得》等经典歌曲,在村寨内打造了老达保快乐拉祜风情实景演出,演员均由老达保村民组成。

《巫师3》(含陶森特):20.8英里2

《漫威蜘蛛侠》:4.62英里2

近年来,澜沧县以老达保为示范,开发拉祜族民族歌舞乐表演,引导少数民族在“唱歌跳舞”中实现脱贫。

“直过民族”是中华民族大家庭中的特殊成员,他们是在新中国成立之初,从原始社会末期等社会形态直接过渡到社会主义社会的民族。近日,中新社记者走进世居在中国与缅甸边境的“直过民族”拉祜族、怒族村寨,他们在“唱歌跳舞”中实现脱贫,复活本民族文化。

拉祜族天生爱音乐爱歌舞,但因山川阻隔、地理限制,过去的老达保过着缺衣少食的贫困生活,2006年以前,交通、水利等基础设施滞后,全村人均纯收入仅有千元。

“怒族文化丰富多彩,族人能歌善舞。”今年,郁伍林听说了老达保拉祜族在唱唱跳跳中实现快乐脱贫,他早就想带着族人去考察一番,“老姆登要学习老达保,搞少数民族村寨集体演出,让全村族人脱贫致富。”(完)

从老达保村沿中缅边境往北600公里,每当太阳沉入怒江大峡谷西侧,怒族民歌“哦得得”非物质文化遗产传承人郁伍林就会弹琴放歌,琴声歌声伴随游客的舞步与欢笑,在峡谷间回荡。

后来,他把吉他弹奏和拉祜族民歌结合起来教给族人,形成中西融合的现代拉祜族音乐。“除了吉他,我还教村寨的年轻人和孩子学跳芦笙舞。”

《天国:拯救》:6.1英里2

他们的演出保持了原汁原味的民族生态风情,广受游客和媒体好评。自2013年至今,老达保共演出730余场次,接待游客12万余人次,受邀外出表演200余场次,实现演出总收入407万余元。2019年末,老达保人均可支配收入达11240元,拉祜族村民在唱唱跳跳中实现了快乐脱贫,其民族文化助脱贫故事入选联合国“中国扶贫成就展”。

近些年,中国脱贫攻坚汇聚人力财力,努力改变包括怒江州在内的“三区三州”深度贫困面貌,怒江大峡谷内交通、电力、通信等各方面基础设施得到极大改善,为当地发展旅游创造了条件。越来越多的游客自驾车到怒江州探秘,老姆登在郁伍林的带领和示范下,相继建成超过20家客栈。

游客来了,火爆的不仅是客栈。茶叶、蘑菇、土鸡……没有经商传统的怒族,将山地资源商品化,从市场经济里获得溢价;达比亚、哦得得、阿怒仙女节……几近凋零的怒族文化又“活”了。

更多相关资讯请关注:对马岛之魂专区

李石开是拉祜族芦笙舞的国家级非遗传承人,12岁起就跟着父亲及族里的老艺人学习芦笙舞和拉祜族创世史诗《牡帕密帕》。“1984年,我们家还住在茅草屋里,家里较穷。但因为喜欢吉他,我把养了很久的一头猪拿去卖了60元(人民币,下同),花了50元买吉他。”

《塞尔达传说:荒野之息》:28.9英里2

1976年,郁伍林出生在怒江州老姆登村。老姆登坐落于碧罗雪山半山腰,桀骜不驯的怒江,从它脚下流过,耕地、民居……举凡人类活动的痕迹,都“挂”在悬崖峭壁之上。

“拉祜拉祜拉祜哟,快乐拉祜人,拉起手来围起圈心儿贴着心……”在云南省澜沧县拉祜族村寨老达保,57岁的李石开每天都会带领全寨族人,唱起动听的歌曲《快乐拉祜》,跳起欢快的芦笙舞,欢迎远道而来的客人。